陈凉玉

粉的很多,墙头超级多,看哪本书就画哪个。最爱priest。板绘萌新成长之路。

Soleil-est-moi:

Evak coffee love ❤️ KB-11


Awwwwww😍


cr: ins elli_skam

Mittol: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李白

 

其实这首诗重点在后面,但这两句也特别棒!!所以画了emm大概算是仙人太白吧()     色 差 杀 我 T T

(这诗题目真长hhh)

【朱白/RPS】这啥玩意儿???——天使

空山的彦:

RPS不上升任何真人


接过 @二十七杯酒 太太的接力棒继续酿假酒,如果因为我不够沙雕而ooc请…坚持假笑


 


第一篇:这是玩意儿???——Refa


第二篇:这啥玩意儿???——蘑菇(R18)


第三篇:这啥玩意儿???——内裤 这篇是 @夏一未 老师写的


第四篇:这啥玩意儿???——孩子


————————


听说这一天的节目并没有什么繁重的体力劳动,白宇十分庆幸,吹起口哨戴起渔夫帽,和他的神仙哥哥一前一后走在山间小路上——头顶蓝天白云,耳边竹林凤尾潇潇龙吟细细,小桥溪水烦恼东流去,站在阳光下,老子又是一条直男!




到了拍摄地,主持人发给每组一个小竹筐,开始深情的旁白,拉开今天拍摄的序幕:


“这片生态良好的土地不仅风景优美,还盛产纯粹绿色天然的各种美食。每逢春天,当地人餐桌上必不可少的美味,就是五光十色的蘑菇……今天我们就跟随春天的脚步,一起到山里探访蘑菇的踪迹。”


朱一龙&白宇:…………


“当然,有些蘑菇是不能食用的,”旁边的小助理“唰”地拉开一张易拉宝,上面印满了各种毒蘑菇的照片:“请大家拍照保存,方便以后鉴别。”


白宇默默吐槽,鉴别个头啊,老子吃的时候都煮熟了还怎么鉴别!


主持人继续孜孜不倦地科普:“误食会产生严重程度不等的中毒症状,比如上吐下泻,或者产生幻觉看见奇妙的小电影,还有人会手舞足蹈乃至大打出手……今天我们特地请了专业的老师帮忙鉴别大家采回来的劳动成果,保证我们晚餐不会中毒。”


 


白宇严重怀疑节目组知道了什么,天可怜见我是多么努力重拾钢铁直男的信心啊!!这节目组有事吧,还能不能好了,别再让我想起来了求求了!


他头戴刚才发的萝莉猫耳小发箍,腰系采蘑菇小姑娘的花边白围裙,脚边放着小竹筐,没精打采地揪着大树底下的蘑菇:“我说龙哥,那个啥,就是送我去医院的时候,你都咋跟大伙说的?”——逃避不是事,让该来的暴风雨痛快地早点来吧!


“我就实话实说啊。”朱一龙眨眨大眼睛,扶了扶自己的小发箍:“说昨晚你跟我吃了菌子火锅,然后咱俩都有点反应,回到房间里就没控制住……”


白宇一瞬间想冲上去捂住他神仙哥哥的嘴,看他这副打扮带着无辜又认真的表情说出这么……黄暴的话,这感觉实在略带魔幻。


“我一时激动动手打了你,并且单方面武力压制使你全程无力还手……”朱一龙停顿一下,眼神落在白宇的腰上:“医生看见你腰上的淤青,说打这么狠啊还不让人还手,这蘑菇的情绪发泄不出去不发烧才怪。”


……我谢谢你啊龙哥。白宇揪下一把蘑菇发狠地朝筐里一丢,哎呦!这特么一站起来还真是腰疼!!朱一龙一把扶住他,刚发了半晚上烧的白宇再次无力还手地被他龙哥拽着胳膊靠在人身上,一只厚实的手在他腰上轻轻揉着。


“对不起啊,小白。”


哎,对不起个啥我也不能打回去是吧。不过龙哥手法真好,被他按了几下还真是舒服多了,白宇直起腰,一把抄起筐:“没事儿龙哥~兄弟嘛谁还没打过个架怎么的。”他拍拍朱一龙的肩,迈开步子招招手:“来啊,这个山头最帅的猴,今天咱不踏平此山蘑菇誓不还!”


 


拍摄组记录下这感人至深的一幕,镇魂兄弟情就是经得起考验,昨晚白老师被欺负成那样都进医院了,今天两人还亲密无间同舟共济!赶紧发节目组群里提供制作素材!


镇魂兄弟情比金坚


白宇大方不计较,朱一龙自愧下手太重


不打不成亲,复合情更深


…………


另几组的工作人员已经快被闪瞎眼了:


我们这对为了争论一个蘑菇到底有没有毒已经吵了八次架……


至少你们看见蘑菇了!我们这一上午就没干别的,为了哪边有蘑菇还没达成一致呢!


哦,还好吧,我们的运动员看见对方的女仆装笑岔气了还在山坡上坐着呢……


…………


 


不管其他组成绩如何,托朱一龙和白宇的福,大伙晚上没挨饿。然而看着那一锅冒着香气、卖相十分温暖人心的炖蘑菇,白宇的胃部突然一阵抽搐。


“没事吧,不舒服?”朱一龙夹了块土豆给他:“你要是吃不下,这锅里还有炖洋芋、萝卜什么的。”


白宇闷头扒饭,“没事……” 就是……真的吃不下。


朱一龙伸手探探他的额头,不是吧,又有点发热?医生说消炎药得连用两天还真是马虎不得的?几个工作人员关切地围上来:白老师又发烧了?太敬业了您可以早点说嘛还非要坚持拍摄,我们陪着去医院吧。朱一龙站起来朝大家笑笑:“都辛苦一天了还没吃上晚饭,我陪他去就行了。”


 


今天的驻营地离昨天那家医院有点远,两人就到了附近的小诊所。


“除了发烧还有别的症状没?”


“他……刚才说有点头晕心慌。”


“有心脏病史没?那边的护士,别睡了!把心电仪搬过来!”


“不用不用,我心脏好着呢!”龙哥你看不出来吗,我这是饿的,是饿的!而且我现在这样能做心电图吗,胸口上特么全是印子!白宇连忙掏出一个病历本递过去:“这是昨天医生给我开的消炎药,您帮我挂上点滴就成。”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医生翻开病历本,语重心长地摇摇头,叫小护士来挂上了水。


咦?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了?白宇疑惑地接过病历本,昨晚善解人意的大夫到底都写了啥??


……嗯,除了“诊断建议”那一栏的“注意xxx安全”之外,他一个字也看不懂。


 


朱一龙端了两碗粥来,山区诊所条件简陋,唯有的两张床,一张在医生值班室,一张在抢救室。他俩就坐在观察室的硬板凳上,头碰头地一起喝着粥。


“龙哥,要不咱们回旅店吧,输液针我自己拔了就行。”
“没事我不累。你累了靠着睡会。”


不,真的不用了。想起昨晚医院里的惊魂一梦,白宇心有余悸地摸摸自己的肚子,不是吧!采蘑菇的小围裙还没解下来!!他一边背过手去解围裙,一边想着一定是因为昨晚睡觉的地点不对!今天说什么也要睡在旅馆的床上!


朱一龙捉住白宇输着液的那只手,瞅了瞅那边医生办公室的门:“行了回去再脱吧,该看见的也都看见了,又没什么丢人的。”


不,龙哥你有在认真学聊天吗,为什么说啥都能让人误会。


不,而且我为什么要期待睡在旅馆的床上……


 


朱一龙一手举着点滴瓶,一手打着手电筒,陪白宇走回了旅店。刷开房门,拎起门口的挂衣架到床边摆好,把瓶子挂上去,看着白宇在床上乖乖躺好,自己转身去洗漱。


白宇陷在松软的枕头里,习惯性地准备刷一下微博,想起自己的账号还在助理那,哎,算了,早睡早起坚持养生……而且,这安静的山区好像有魔力,突然就不想理会网络上喧闹的那个世界。朱一龙随手关了灯,一片静谧的黑夜里,只有浴室门里透出一点微弱的光,和断断续续的水声。好像这么呆下去,就能地老天荒。


白宇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都不大清醒了,发烧和浑身的酸痛在一天的奔波后席卷而来,他没觉得疲惫,倒是有一种又像浮在空中,又像沉进泥土的满足感,他在这片奇异的满足感中闭上眼睛。


 


朱一龙披着浴巾走出来,见白宇被子也没盖,脚上竟然还穿着鞋子,心里顿时又是一阵抱歉。


平时都够辛苦的,好不容易有个作息规律的节目,自己还害他生病又累得这么惨。他弯下腰解开鞋带,轻轻脱下那两只鞋子,摊开被子盖好,想了想又把手伸进去,解开白宇腰上的围裙。外裤……穿着睡觉太不舒服了,帮忙脱掉他不会介意的吧。朱一龙一边进行心理建设,一边解开白宇牛仔裤的纽扣,十分轻柔地褪下那条裤子。


额,不是吧。


……


老、不是,小、老,小小小白他里面竟然什么也没穿!


朱一龙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还了白宇内裤,他洗了还没等晾干穿上,就病倒被送进了医院。


呃,更觉得太对不起人家了。


他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爬进来,摸摸白宇的额头,烧开始退了,月光下白宇的睡脸上一本的宁静满足,朱一龙看着,忽然就觉得这样的生活也不错。


 


月光……这么亮的么?白宇看着空中一团柔和的光越来越亮,里面出现一个头戴光环的人影。


“我的孩子,你终于来了。”一个男性的声音对他说。


他心跳漏了半拍,什么玩意儿?没听错吧?我刚从ABO怀孕的可怕世界里穿越回来,这又是闹哪样啊!难道我成了这个Omega男人的……孩子?


可是,这声音听了又为什么莫名让人有种归属感?


“可能你已经忘了,你是二十九年前降临人间的天使。你携带着勇气、热情、快乐与爱,见过你的人都会获得幸运。”


白宇听着这老天使的嗓音,竟有点像自己的老爸。他眼眶发热,内心疯狂吐槽的弹幕突然就被按了“关闭”键,明明是再荒诞不过的景象,心里某处却告诉他,这是真的。降临地球之前,他真地就在这片充满光明的天使之国里生活过。


“我们送你去地球,是为了让你体验尽可能丰富的人生经验。”老天使慈爱地摇头:“因为你啊,太爱玩了,天上都不够你闹的。听说人间喜怒哀乐都有,还有我们这没有的痛苦和黑暗,你就吵着要去冒险。”


这……是挺像自己会干的事。


“而且你去地球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抚慰地球人饱受烦恼煎熬的心灵。天使天生携带着超乎常人的丰沛能量,能不断温暖人心,给周围的人力量。”


“那……地球上还有别的天使吗?”白宇终于问了一个问题。


“有啊,我们派了成千上万的天使在地球上,虽然和几十亿的地球人比起来,这很稀少,但灵魂的光线会让你们自然而然地相互吸引。你要在身边遇上一个,也不是那么难。”


老天使的光环闪了闪,笑容可掬地继续说道:“而且,你不是已经遇上了吗?”


“什么?在哪儿啊?是……我姐还是我妈?”


 


“咳……你以为你为什么会看见我?互为灵魂伴侣的两个天使完成启动仪式后,就会开启与母星的连接,你们就能在梦境里回到天使王国。”


“不是,这信息量有点大,我还单身呢什么时候有的灵魂伴侣啊?启动仪式又是啥??”


“哎……”身后有个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白宇一回头。


???


龙哥???


“你,你你你怎么在这?”白宇瞬间恍然大悟:“原来我龙哥也是天使??”


“嗯,我们约好一起去地球冒险的。抱歉,我也是才想起来,找到你有点晚。”


老天使的声音又响起:“灵魂伴侣的左肩上,有一个光点。”白宇盯着朱一龙左肩上那点漂亮的星光,惊讶地说不出话。


“天使虽然能量充沛,但是常年把自己的美好给予别人,又得不到补给的话,天使也会耗竭。补充能量的最好方法,就是回到天使王国里睡一觉。灵魂伴侣的相遇,也会在所有日常接触中为彼此充能。”


 


难怪……


在镇魂剧组里他就爱呆在龙哥身边,逗这个人越逗自己越精神。


难怪他龙哥采访时不自觉地就往他身上靠,原来这样可以充能的!


难怪每次看见龙哥的眼神就觉得心里有电流通过,


难怪他们好久不见了仍旧默契无间……


等等!白宇飞速回忆了一下这两天发生的事,忽然觉得有点刹不住车。


 


“恭喜你们前天完成了启动仪式,从此王国的家门随时向你们敞开。祝福你们,孩子们。”


 


等等!老天使你别走啊!!还没说以后怎么办呢,我们这俩直男互为灵魂伴侣这是什么设定啊!!!


 


白宇睁开眼,朱一龙的侧脸跳进眼帘,他一时有点恍惚,这沐浴着月光的脸还真像刚才梦里光景。


额,什么什么什么?


白宇揉揉眼睛,黑夜里朱一龙的左肩上,有一个光点!


“那个,龙哥……”白宇抬起右手去指他的肩,发现没有抬动,他的右手正被朱一龙捏在手里。“吊瓶挂完了,我刚帮你拔掉。是我手太重把你弄醒了?”


“不是,龙哥……你能看见么?”


“能啊,你怎么啦?”朱一龙伸手在他眼前晃晃,白宇见那点光跟着微微地晃。


“我是说,你左边肩膀上好像有颗星星。”


朱一龙笑了,低下头看看:“我看不见自己的,但是我能看见你的。”


…………


这……还带梦中梦的?白宇转头看看房间里摆着两人的行李箱,床头是自己的手机,旁边衣架上输液器的塑料管还悬在半空,他的灵魂伴侣哥哥的体温透过手心传来。


不能再真实了。


“你也做了那个梦?”


“嗯,天使的梦?”朱一龙倒回枕头上,望着天花板,“其实我从小就梦见过那个天使团长。可能小时候不太合群吧,记得他告诉我不用觉得拘束,以后会遇到自己的朋友的……后来有两三次很迷茫的时候,也在梦里见过他。”


“……你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个天使?”


“嗯。”


“喂!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啊!一个人闷着不好过吧?早点说让我也想起来不好吗?”


“我那时候也不确定你是不是……”


“你不是能看见我左肩上的光点吗?”


“我昨天才开始能看见的。”


白宇心里忽然升起一股保护欲,转身就想给他的神仙哥哥一个拥抱。


两人肌肤相触,白宇才发现,为、什、么,咱俩的下半身都一丝不挂?!


 


“那个……我怕你睡不好,帮你把外裤脱了……”


“那那那你又是怎么回事?”


“……怕吵醒你就没去箱子里翻内裤。”


……行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白宇自暴自弃地想。


……行吧,反正前半夜都没穿后半夜也不用穿了,朱一龙自暴自弃地想。


睡在彼此身边的感觉实在太好,谁还会在意这点小事呢。


直男什么的问题,明天再想吧!


————————


灵魂伴侣左肩上光点的梗,来自小说《少女布莱达的灵修之旅》

【朱白/RPS】这啥玩意儿???——天使

空山的彦:

RPS不上升任何真人


接过 @二十七杯酒 太太的接力棒继续酿假酒,如果因为我不够沙雕而ooc请…坚持假笑


 


第一篇:这是玩意儿???——Refa


第二篇:这啥玩意儿???——蘑菇(R18)


第三篇:这啥玩意儿???——内裤 这篇是 @夏一未 老师写的


第四篇:这啥玩意儿???——孩子


————————


听说这一天的节目并没有什么繁重的体力劳动,白宇十分庆幸,吹起口哨戴起渔夫帽,和他的神仙哥哥一前一后走在山间小路上——头顶蓝天白云,耳边竹林凤尾潇潇龙吟细细,小桥溪水烦恼东流去,站在阳光下,老子又是一条直男!




到了拍摄地,主持人发给每组一个小竹筐,开始深情的旁白,拉开今天拍摄的序幕:


“这片生态良好的土地不仅风景优美,还盛产纯粹绿色天然的各种美食。每逢春天,当地人餐桌上必不可少的美味,就是五光十色的蘑菇……今天我们就跟随春天的脚步,一起到山里探访蘑菇的踪迹。”


朱一龙&白宇:…………


“当然,有些蘑菇是不能食用的,”旁边的小助理“唰”地拉开一张易拉宝,上面印满了各种毒蘑菇的照片:“请大家拍照保存,方便以后鉴别。”


白宇默默吐槽,鉴别个头啊,老子吃的时候都煮熟了还怎么鉴别!


主持人继续孜孜不倦地科普:“误食会产生严重程度不等的中毒症状,比如上吐下泻,或者产生幻觉看见奇妙的小电影,还有人会手舞足蹈乃至大打出手……今天我们特地请了专业的老师帮忙鉴别大家采回来的劳动成果,保证我们晚餐不会中毒。”


 


白宇严重怀疑节目组知道了什么,天可怜见我是多么努力重拾钢铁直男的信心啊!!这节目组有事吧,还能不能好了,别再让我想起来了求求了!


他头戴刚才发的萝莉猫耳小发箍,腰系采蘑菇小姑娘的花边白围裙,脚边放着小竹筐,没精打采地揪着大树底下的蘑菇:“我说龙哥,那个啥,就是送我去医院的时候,你都咋跟大伙说的?”——逃避不是事,让该来的暴风雨痛快地早点来吧!


“我就实话实说啊。”朱一龙眨眨大眼睛,扶了扶自己的小发箍:“说昨晚你跟我吃了菌子火锅,然后咱俩都有点反应,回到房间里就没控制住……”


白宇一瞬间想冲上去捂住他神仙哥哥的嘴,看他这副打扮带着无辜又认真的表情说出这么……黄暴的话,这感觉实在略带魔幻。


“我一时激动动手打了你,并且单方面武力压制使你全程无力还手……”朱一龙停顿一下,眼神落在白宇的腰上:“医生看见你腰上的淤青,说打这么狠啊还不让人还手,这蘑菇的情绪发泄不出去不发烧才怪。”


……我谢谢你啊龙哥。白宇揪下一把蘑菇发狠地朝筐里一丢,哎呦!这特么一站起来还真是腰疼!!朱一龙一把扶住他,刚发了半晚上烧的白宇再次无力还手地被他龙哥拽着胳膊靠在人身上,一只厚实的手在他腰上轻轻揉着。


“对不起啊,小白。”


哎,对不起个啥我也不能打回去是吧。不过龙哥手法真好,被他按了几下还真是舒服多了,白宇直起腰,一把抄起筐:“没事儿龙哥~兄弟嘛谁还没打过个架怎么的。”他拍拍朱一龙的肩,迈开步子招招手:“来啊,这个山头最帅的猴,今天咱不踏平此山蘑菇誓不还!”


 


拍摄组记录下这感人至深的一幕,镇魂兄弟情就是经得起考验,昨晚白老师被欺负成那样都进医院了,今天两人还亲密无间同舟共济!赶紧发节目组群里提供制作素材!


镇魂兄弟情比金坚


白宇大方不计较,朱一龙自愧下手太重


不打不成亲,复合情更深


…………


另几组的工作人员已经快被闪瞎眼了:


我们这对为了争论一个蘑菇到底有没有毒已经吵了八次架……


至少你们看见蘑菇了!我们这一上午就没干别的,为了哪边有蘑菇还没达成一致呢!


哦,还好吧,我们的运动员看见对方的女仆装笑岔气了还在山坡上坐着呢……


…………


 


不管其他组成绩如何,托朱一龙和白宇的福,大伙晚上没挨饿。然而看着那一锅冒着香气、卖相十分温暖人心的炖蘑菇,白宇的胃部突然一阵抽搐。


“没事吧,不舒服?”朱一龙夹了块土豆给他:“你要是吃不下,这锅里还有炖洋芋、萝卜什么的。”


白宇闷头扒饭,“没事……” 就是……真的吃不下。


朱一龙伸手探探他的额头,不是吧,又有点发热?医生说消炎药得连用两天还真是马虎不得的?几个工作人员关切地围上来:白老师又发烧了?太敬业了您可以早点说嘛还非要坚持拍摄,我们陪着去医院吧。朱一龙站起来朝大家笑笑:“都辛苦一天了还没吃上晚饭,我陪他去就行了。”


 


今天的驻营地离昨天那家医院有点远,两人就到了附近的小诊所。


“除了发烧还有别的症状没?”


“他……刚才说有点头晕心慌。”


“有心脏病史没?那边的护士,别睡了!把心电仪搬过来!”


“不用不用,我心脏好着呢!”龙哥你看不出来吗,我这是饿的,是饿的!而且我现在这样能做心电图吗,胸口上特么全是印子!白宇连忙掏出一个病历本递过去:“这是昨天医生给我开的消炎药,您帮我挂上点滴就成。”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医生翻开病历本,语重心长地摇摇头,叫小护士来挂上了水。


咦?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了?白宇疑惑地接过病历本,昨晚善解人意的大夫到底都写了啥??


……嗯,除了“诊断建议”那一栏的“注意xxx安全”之外,他一个字也看不懂。


 


朱一龙端了两碗粥来,山区诊所条件简陋,唯有的两张床,一张在医生值班室,一张在抢救室。他俩就坐在观察室的硬板凳上,头碰头地一起喝着粥。


“龙哥,要不咱们回旅店吧,输液针我自己拔了就行。”
“没事我不累。你累了靠着睡会。”


不,真的不用了。想起昨晚医院里的惊魂一梦,白宇心有余悸地摸摸自己的肚子,不是吧!采蘑菇的小围裙还没解下来!!他一边背过手去解围裙,一边想着一定是因为昨晚睡觉的地点不对!今天说什么也要睡在旅馆的床上!


朱一龙捉住白宇输着液的那只手,瞅了瞅那边医生办公室的门:“行了回去再脱吧,该看见的也都看见了,又没什么丢人的。”


不,龙哥你有在认真学聊天吗,为什么说啥都能让人误会。


不,而且我为什么要期待睡在旅馆的床上……


 


朱一龙一手举着点滴瓶,一手打着手电筒,陪白宇走回了旅店。刷开房门,拎起门口的挂衣架到床边摆好,把瓶子挂上去,看着白宇在床上乖乖躺好,自己转身去洗漱。


白宇陷在松软的枕头里,习惯性地准备刷一下微博,想起自己的账号还在助理那,哎,算了,早睡早起坚持养生……而且,这安静的山区好像有魔力,突然就不想理会网络上喧闹的那个世界。朱一龙随手关了灯,一片静谧的黑夜里,只有浴室门里透出一点微弱的光,和断断续续的水声。好像这么呆下去,就能地老天荒。


白宇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都不大清醒了,发烧和浑身的酸痛在一天的奔波后席卷而来,他没觉得疲惫,倒是有一种又像浮在空中,又像沉进泥土的满足感,他在这片奇异的满足感中闭上眼睛。


 


朱一龙披着浴巾走出来,见白宇被子也没盖,脚上竟然还穿着鞋子,心里顿时又是一阵抱歉。


平时都够辛苦的,好不容易有个作息规律的节目,自己还害他生病又累得这么惨。他弯下腰解开鞋带,轻轻脱下那两只鞋子,摊开被子盖好,想了想又把手伸进去,解开白宇腰上的围裙。外裤……穿着睡觉太不舒服了,帮忙脱掉他不会介意的吧。朱一龙一边进行心理建设,一边解开白宇牛仔裤的纽扣,十分轻柔地褪下那条裤子。


额,不是吧。


……


老、不是,小、老,小小小白他里面竟然什么也没穿!


朱一龙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还了白宇内裤,他洗了还没等晾干穿上,就病倒被送进了医院。


呃,更觉得太对不起人家了。


他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爬进来,摸摸白宇的额头,烧开始退了,月光下白宇的睡脸上一本的宁静满足,朱一龙看着,忽然就觉得这样的生活也不错。


 


月光……这么亮的么?白宇看着空中一团柔和的光越来越亮,里面出现一个头戴光环的人影。


“我的孩子,你终于来了。”一个男性的声音对他说。


他心跳漏了半拍,什么玩意儿?没听错吧?我刚从ABO怀孕的可怕世界里穿越回来,这又是闹哪样啊!难道我成了这个Omega男人的……孩子?


可是,这声音听了又为什么莫名让人有种归属感?


“可能你已经忘了,你是二十九年前降临人间的天使。你携带着勇气、热情、快乐与爱,见过你的人都会获得幸运。”


白宇听着这老天使的嗓音,竟有点像自己的老爸。他眼眶发热,内心疯狂吐槽的弹幕突然就被按了“关闭”键,明明是再荒诞不过的景象,心里某处却告诉他,这是真的。降临地球之前,他真地就在这片充满光明的天使之国里生活过。


“我们送你去地球,是为了让你体验尽可能丰富的人生经验。”老天使慈爱地摇头:“因为你啊,太爱玩了,天上都不够你闹的。听说人间喜怒哀乐都有,还有我们这没有的痛苦和黑暗,你就吵着要去冒险。”


这……是挺像自己会干的事。


“而且你去地球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抚慰地球人饱受烦恼煎熬的心灵。天使天生携带着超乎常人的丰沛能量,能不断温暖人心,给周围的人力量。”


“那……地球上还有别的天使吗?”白宇终于问了一个问题。


“有啊,我们派了成千上万的天使在地球上,虽然和几十亿的地球人比起来,这很稀少,但灵魂的光线会让你们自然而然地相互吸引。你要在身边遇上一个,也不是那么难。”


老天使的光环闪了闪,笑容可掬地继续说道:“而且,你不是已经遇上了吗?”


“什么?在哪儿啊?是……我姐还是我妈?”


 


“咳……你以为你为什么会看见我?互为灵魂伴侣的两个天使完成启动仪式后,就会开启与母星的连接,你们就能在梦境里回到天使王国。”


“不是,这信息量有点大,我还单身呢什么时候有的灵魂伴侣啊?启动仪式又是啥??”


“哎……”身后有个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白宇一回头。


???


龙哥???


“你,你你你怎么在这?”白宇瞬间恍然大悟:“原来我龙哥也是天使??”


“嗯,我们约好一起去地球冒险的。抱歉,我也是才想起来,找到你有点晚。”


老天使的声音又响起:“灵魂伴侣的左肩上,有一个光点。”白宇盯着朱一龙左肩上那点漂亮的星光,惊讶地说不出话。


“天使虽然能量充沛,但是常年把自己的美好给予别人,又得不到补给的话,天使也会耗竭。补充能量的最好方法,就是回到天使王国里睡一觉。灵魂伴侣的相遇,也会在所有日常接触中为彼此充能。”


 


难怪……


在镇魂剧组里他就爱呆在龙哥身边,逗这个人越逗自己越精神。


难怪他龙哥采访时不自觉地就往他身上靠,原来这样可以充能的!


难怪每次看见龙哥的眼神就觉得心里有电流通过,


难怪他们好久不见了仍旧默契无间……


等等!白宇飞速回忆了一下这两天发生的事,忽然觉得有点刹不住车。


 


“恭喜你们前天完成了启动仪式,从此王国的家门随时向你们敞开。祝福你们,孩子们。”


 


等等!老天使你别走啊!!还没说以后怎么办呢,我们这俩直男互为灵魂伴侣这是什么设定啊!!!


 


白宇睁开眼,朱一龙的侧脸跳进眼帘,他一时有点恍惚,这沐浴着月光的脸还真像刚才梦里光景。


额,什么什么什么?


白宇揉揉眼睛,黑夜里朱一龙的左肩上,有一个光点!


“那个,龙哥……”白宇抬起右手去指他的肩,发现没有抬动,他的右手正被朱一龙捏在手里。“吊瓶挂完了,我刚帮你拔掉。是我手太重把你弄醒了?”


“不是,龙哥……你能看见么?”


“能啊,你怎么啦?”朱一龙伸手在他眼前晃晃,白宇见那点光跟着微微地晃。


“我是说,你左边肩膀上好像有颗星星。”


朱一龙笑了,低下头看看:“我看不见自己的,但是我能看见你的。”


…………


这……还带梦中梦的?白宇转头看看房间里摆着两人的行李箱,床头是自己的手机,旁边衣架上输液器的塑料管还悬在半空,他的灵魂伴侣哥哥的体温透过手心传来。


不能再真实了。


“你也做了那个梦?”


“嗯,天使的梦?”朱一龙倒回枕头上,望着天花板,“其实我从小就梦见过那个天使团长。可能小时候不太合群吧,记得他告诉我不用觉得拘束,以后会遇到自己的朋友的……后来有两三次很迷茫的时候,也在梦里见过他。”


“……你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个天使?”


“嗯。”


“喂!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啊!一个人闷着不好过吧?早点说让我也想起来不好吗?”


“我那时候也不确定你是不是……”


“你不是能看见我左肩上的光点吗?”


“我昨天才开始能看见的。”


白宇心里忽然升起一股保护欲,转身就想给他的神仙哥哥一个拥抱。


两人肌肤相触,白宇才发现,为、什、么,咱俩的下半身都一丝不挂?!


 


“那个……我怕你睡不好,帮你把外裤脱了……”


“那那那你又是怎么回事?”


“……怕吵醒你就没去箱子里翻内裤。”


……行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白宇自暴自弃地想。


……行吧,反正前半夜都没穿后半夜也不用穿了,朱一龙自暴自弃地想。


睡在彼此身边的感觉实在太好,谁还会在意这点小事呢。


直男什么的问题,明天再想吧!


————————


灵魂伴侣左肩上光点的梗,来自小说《少女布莱达的灵修之旅》

1101林生贺24h总结 | 星辰大观

✨starrySEA.D:

至此,残次品1101林生贺24h活动圆满结束
 感谢45位神仙下凡和残次品男孩女孩们的支持
 最后的最后——全体鞠躬——


In the bottom of the muck , I found my lucida. 


00:00 |  @悠然酱  | 


01:00 |  @一只轻舟  | 


01:30 |  @biisss  | 画


02:00 |  @橙子绿呀绿  | 


03:00 |  @希尔灬风临  | 


03:30 |  @临鱼鱼🐳  | 


04:00 |  @油炸火腿肠  | 


05:00 |  @远上寒山  | 


05:30 |  @恒星  | 


06:00 |  @冢啾啾没有假期了  | 


07:00 |  @折柳试剑  | 


07:30 |  @地狱蜥蜴人  | 


08:00 |  @架空。  | 


08:30 |  @✨starrySEA.D  | 


09:00 |  @千饮  | 


09:30 |  @啄米  | 


10:00 |  @青桥  | 


10:30 |  @雅利安的狼  | 画


11:00 |  @若初  | 


11:30 |  @安娜与国王w  | 


12:00 |  @南风知我意  | 


12:30 |  @夜晚吃肉的衝動  | 


13:00 |  @夙桥夜雨  | 海报


13:30 |  @Kwin-6⃣  | 


14:00 |  @Xan  | 


14:30 |  @骞水  | 


15:00 |  @小药药嗷呜嗷呜 | 


15:30 |  @衍漾  | 


16:00 |  @祈荷  | 


16:30 |  @唐无渊  | 


17:00 |  @稻田雪兔  | 


17:30 |  @枕酒漱石  | 


18:00 |  @✨南瓜豆腐不睡觉o(`д´ )o  | 


18:30 |  @灼忘  | 


19:00 |  @✨我在地里拉肖邦  | 


19:30 |  @清明子鹤  | 


20:00 |  @木可柒  |  画 


20:30 |  @自饮乾坤三百岁  | 


21:00 |  @鹤相欢  | 


21:30 |  @海盐味牧野  | 


22:00 |  @明月奴。  | 


23:00 |  @7期  | 


23:30 |  @Soon Hew·  | 


23:59 |  @星海日报  | 留言板


 


特别掉落 |  @江垣  | 


 


 


Feeling both grievous and ecstatic, the world gave him a hug mixed with stink and fragrance.


 


策划 |  @✨我在地里拉肖邦   @✨南瓜豆腐不睡觉o(`д´ )o 


翻译 |  @花生拿鐵 


总结 |  @✨睡不着醒不了 


亲妈 |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 
  

震惊!丞哥带着兔子图案的绑带!